要上天的鸢尾

【良堂】意外之后

OOC属于我

九辫提及

请勿上升蒸煮

车祸只是走剧情,我堂主一辈子绝对平安安




【1】




孟鹤堂出事儿了




【2】




半夜演出完,孟鹤堂是最后一个走的




走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想着宾馆离得近,孟鹤堂就溜达着回去了




谁想过马路的时候愣是碰着个闯红灯的车




这一下子就给撞上了




【3】




在接到电话以后,张云雷就让杨九郎开着车把他送医院去,又赶紧通知了师傅和师兄弟过来




到了医院,孟鹤堂已经进手术室了




张云雷看着手术室外地上留的那些血,眼泪立马就掉下来了,心里想着:




我这一天天怎么净儿碰上着破事儿啊




杨九郎看不下去,拉着他做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揽在怀里,手还不忘紧紧握着张云雷的手




吓得冰冰凉




【4】




周九良接到张云雷消息的时候,愣了几秒,扯了个外套就跑出去了




【5】




周九良到了之后就看见手术室门口等着的诸位师兄弟




他盯着手术室的大门,脑子嗡嗡的,张了张嘴愣是一个音儿都没发出来




还是杨九郎一把扯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说




抗住啊兄弟




【6】




像没感觉似的被拽到了旁边




周九良还是一句话没说




他满脑子都在想:




要是先生抗不过去我可怎么办




【7】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上边的灯总算灭了




一直盯着的周九良第一个先窜出去守在了出来的医生身旁




以前的沉稳仿佛都被丢弃,周九良的手控制不住的发抖,却还站在医生身旁,等着医生宣布结果




【8】




还好,人活着回来了




身上擦伤多,还有点轻微脑震荡




但最严重的地方是左半边肩膀和腿




医生说这撞的一下是把这胳膊和腿伤着了,以后肯定会落下病根,要好好保养




听到人活着,周九良的这个心才稳下来




活着最大,后面别管遭什么罪




他周九良陪着他先生一起抗




【9】




孟鹤堂被送到了病房




左半边身子是打满了石膏,脸上和手上的擦伤也不在少数




这刚看一眼,旁边的张云雷眼眶又开始泛红,他家小哥哥不该挨这罪的




杨九郎看着心里也不好受,这让他想起了当年躺在病床上的张云雷,想起了当时绝望却手足无措的感觉




杨九郎把圈着张云雷腰的胳膊又收紧了些,只有这样他才安心




【10】




周九良让其他人都休息去了,毕竟已经半夜了,自家先生目前也还好,一个人盯着就行了




送走了其他人,周九良坐在了孟鹤堂床边




病房里安静极了,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周九良拉着孟鹤堂没有被石膏包住的右手,用大拇指轻轻地摸着他的手背




只有这样,周九良的心才真正踏实下来




【11】




孟鹤堂是第二天中午才醒的




一直守在身旁的周九良看着孟鹤堂眼睛睁开,不知为何心里一下子泛起了一股酸涩




周九良拿起了晾在旁边的水,插上吸管递到了孟鹤堂嘴边




喝了两口水,孟鹤堂的嗓子才觉得缓过来,看着自家小孩泛红的眼眶,伸出右手摸了摸他的头




别哭啊小孩,你孟哥这不是好好的嘛




【12】




通知完孟鹤堂醒来的消息,张云雷是第一个过来的




一进病房就边哭边喊着“小哥哥”就往病床上扑




周九良唯恐张云雷把孟鹤堂压着,连忙挡在了张云雷前面




“二爷,我家先生这还没好呢,您别再给我们压出点什么毛病”




跟在后面的杨九郎刚一进病房就听见张云雷嗷一嗓子




“小哥哥你管管这丧良心的玩意儿!”




【13】




不知在医院闷了多久,周九良可算是容易孟鹤堂出院了




孟鹤堂没让别人送他,所以出院那天就一个周九良跟着




在医院这些日子孟鹤堂也自己一点一点地练复检,腿好歹是能走了,但还是一瘸一拐的




本来周九良想给孟鹤堂弄个轮椅,也被孟鹤堂好说歹说加上撒娇耍赖地拒绝了




所以就变成了孟鹤堂在后面慢慢悠悠走,脖子上吊着绑着石膏的左胳膊,走在前面的周九良则拎着行李快步走到车前,放好行李,等着孟鹤堂过来给他开门




【14】




总算是到了家,孟鹤堂一下子就往沙发上蹿,吓得周九良鞋也没换,扔下行李就护着孟鹤堂,嘴里还嘟囔着:“我的先生哟,我的祖宗您小心点,再撅了您的胳膊。”




小心翼翼地扶着孟鹤堂倚在沙发靠背上,拉过来一个抱枕垫在孟鹤堂腰后,蹲下给孟鹤堂脱了鞋,把腿放在沙发上,又去屋里拿了个毯子搭在孟鹤堂腿上




弄完这些周九良才扭头对着玩手机的孟鹤堂说:“孟哥,你想吃啥我给你做点。”




孟鹤堂抬起头对着周九良一笑:“随便弄点就行,这段日子你也够累的了,别再累垮了。”




周九良点了点头,看着孟鹤堂明显消瘦的脸,决定好好给他孟哥补补,势必要把那点肉给补回来




【15】




又被周九良关在家里了好长一段日子,孟鹤堂才真正被放出来




感觉一切都没变,又好像变了什么




比如周九良再也没往孟鹤堂身上打过一下




该往逗哏身上打的地方都只拿着扇子狠狠地敲桌子




固然是想打也再也下不去手




表演的时候也不敢再使劲儿拽他推他,就怕给他拽坏了摔疼了,到时候自己还心疼得要死




散场后也是寸步不离孟鹤堂,再也也没让孟鹤堂一个人走过




简直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七队全员表示:今天的队长和队长夫人又在发狗粮了呢




【16】




那么多次表演,最意外的还是那次窦公训女




孟鹤堂不知是和张云雷这厮学坏了还是怎的,演到“夫人请坐”那块儿也跟张云雷似的直接就坐自己搭档身上了




孟鹤堂不仅坐,手还环在人家脖子上,脑袋直接就蹭上周九良的肩膀




周九良也愣了,但手却下意识地搂住孟鹤堂的腰,揽着他的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怕他坐着不舒服




下一秒台下的女粉丝嗷出的声音差点把房盖儿给揭了




没有人注意到,孟鹤堂挡在嘴前的扇子掩了一句




九良,我心悦你哟




【17】




后面的故事就不说了




知道现在的孟鹤堂是正儿八经的周门孟氏就可以了


性感青穷在线安利邪神备忘录:

【锤基同人本,宫卿太太,《此生》】http://m.tb.cn/h.3h9Vyfh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R1crbUfja2z¥后到👉淘♂寳♀👈

宫卿:

hello,看我,你在犹豫什么?
准好做我的祖宗了么?小婊贝么?

说着十一开售,但是我今天突发奇想就是想早睡,所以就提前了那么一丢丢。

宫卿个人锤基本《此生》→如果这个点不开就看评论

CP∶锤基

收录∶《大明星的私房教练》

       《blue  dream》+两篇不公开番外

       《禁锢》(万字车)
    
       《和亲秘闻》(和亲车)

       《幼年记事索尔篇》
      
       《幼年记事洛基篇》

      《幼年不愉快记事》(三姐弟篇)

     《喵喵锤的使用注意事项》

附赠一篇邪教古海CP文

     《论我们大姐是怎么被拐走的》

作者∶宫卿

字数∶十万字

封设∶牧忘童

排版∶牧忘童

主催∶小筱夜梓

工作室∶ @Bbook工作室

封面为硬皮,外封烫金暗纹,内封纯色(因为内外都暗纹烫金成本过高)。内页米道林纸,具体看打样图。

注意∶没有任何插图和礼品,第一次出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任何质量问题都尽力给你解决。
虽然封面高大上,但是内容傻黄甜,毫不高大上。
除了是一本能放桌上的小皇叔之外,没有任何有用价值。

但是,你买了就是我祖宗!祖宗!

取名“此生”的意义∶我们看似像一个错误,不应该相遇不应该相爱,但是无论如何,此生我便是遇见了你,爱上了你。

——
评论里会放淘宝链接,有疑问或者什么的可以加群,群号∶791390040


不死就行
基妹本身就是反派角色
而且和基妹组团的盟友哪个有好下场

喜剧碟片想了想还是删了
打算重写
写出来以后跟我想象的出入太大
而且剧情没发衔接
删掉重写
争取写的好点
谢谢

吞犬茨喵(一发完)

1.
神乐家里养了一只吞犬
是只大金毛
晴明家里养了一只茨喵
是只金眸白猫
2.
神乐第一次带自家吞犬去晴明家时
晴明的茨喵当场炸毛
三只爪子扒住吞犬就不放
晴明神乐已经当场呆滞
吞犬一脸嫌弃的用前爪试图把茨喵扒拉下去
3.
要知道茨喵是很高冷的
只有少数人能近距离接触他
吞犬倒是个没想到的意外
4.
发现茨喵对吞犬很感兴趣后
晴明经常带着茨喵来串门
美名其曰培养感情
5.
经常看到的场景
就是茨喵追着吞犬跑
而吞犬则是经常把茨喵拍走
或者干脆躲到笼子里
笼子门很高
茨喵只能在门口绕来绕去
坚持不离开
6.
但有一天
只有晴明来到神乐家
没有带茨喵来
“哼,没有那个跟屁虫我反而清净。”
吞犬这样想着
7.
但不知过了多久
茨喵还是没有来
吞犬看着晴明隔三差五来
却从来不带茨喵
虽然吞犬表面上无所谓的样子
但心里却总是不经意的想起茨喵
甚至最近产生了一些茨喵明明在这里的幻觉
8.
吞犬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
否则怎么会那么想那个小跟班
9.
终于
吞犬爆发了
扯着神乐的袖子就往外走
顺着气味走向晴明的家
既然你来不了
本大爷就屈尊去看看你吧
10.
盯着神乐敲开了晴明的大门
吞犬顺势挤了进去
跟随茨喵的气味
吞犬来到了一个小笼子前
11.
里面的茨喵情况并不是很好
似乎是生了很严重的病
光亮的毛发暗淡了下去
整个喵都瘦了好多
正蜷缩成一团睡觉
12.
吞犬不知道为什么一段时间没见茨喵就变成了这样
看着晴明小心翼翼的打开笼子
把茨喵放到腿上
吞犬把整个脑袋凑了上去
拱了拱茨喵瘦弱的身体
13.
吞犬一直守在茨喵的身边
神乐就算怎么努力想带他走
吞犬都不愿意
自己的小跟班生了那么久的病
自己却不知道
吞犬只觉得有点心疼
14.
茨喵这段时间受到了吞犬的照顾
病去如抽丝般
又养了一段时间便全好了
又整日黏在了吞犬身边
不过现在吞犬再也不躲着茨喵罢了
15.
自家小孩还是太瘦了……
要再养胖一点
吞犬一边想着茨喵养胖计划
一只爪子揽着茨喵哄自家小孩睡觉

今天的两只宠物也是很恩爱呢
晴明&神乐:mmp

三吞一茨之番外篇(2)

16.
茨木没有看到
阿爸在他身后
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却已泪流满面
17.
茨木不知道
阿爸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
所以悄悄的把孟婆的忘情汤混进了酒吞的饭菜里
并提醒所有式神不要提及茨木

这世间唯痴情二字最伤人
18.
酒吞醒来的时候
发现了身边的一颗小妖球
仔细的看了看那颗球
发现怎么也想不出这颗球的妖力是谁的
脑子里仿佛缺失了点什么
酒吞想了想,把球扔进了酒葫芦里
19.
仿佛一切没有变
又仿佛变幻了许多
在其它式神的眼里
酒吞并无异处
像以前一样
看红叶跳舞
在樱花树下喝酒
20.
但只有酒吞自己知道
红叶跳舞本该有段嘈杂的声音打断
树下喝酒本该有妖陪伴
但这个妖是谁
酒吞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21.
时不时的
酒吞会把那颗妖力球拿出来把玩一下
这颗球熟悉的妖力让酒吞感觉很舒服
仿佛缺失的东西还在自己身边
22.

似乎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
该去找自己的阿爸谈谈了
23.
酒吞找到阿爸的时候
阿爸并没有很惊讶
似乎已经知道了一般
毕竟瞒也瞒不住
不如干脆让他们自己决定
24.
听完所有自己和茨木的故事
酒吞才发现自己记忆里缺失的那块痕迹
嘈杂的声音是那白发大妖的
对饮的身影也是那白发大妖的
可惜啊……
酒吞喝了口酒
眼睛有点涩
25.
他想了一会儿
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喂,把神龛钥匙拿来。”
“你若愿意我便尊重你的选择,寮里现在也有人支撑,放心去吧。”
在化为虚无前往卡池的时候
酒吞想:
茨木啊
我愿下世再与你结缘
但先你于世
享尽你所受的孤独之苦
再执你之手
看尽人间繁华

因为下周要开始final
也就是期末考试
所以先停更一下
谢谢理解w

三吞一茨之前世番外篇(1)

1.
其实很久以前
茨木是和一个酒吞在一个寮里的
2.
那时候寮里还不是阿妈
是一个阿爸
非洲阿爸
3.
阿爸只有酒吞和茨木两个ssr
所以啥都供着他们这两个主力
4.
黑蛋升技能白蛋升星
大吉达摩随便吃
就那么宠着
尤其是茨木
5.
阿爸家的茨木知道阿爸辛苦
每次暴击都是黄字,争取对方全部团灭
酒吞不一样
除了酒和红叶
他对什么都不是很在乎
草草的打完攻击
回到寮里就躺在树下喝酒
6.
家里的狗粮和新式神都是由茨木带大
为了酒吞升级
茨木拼了命的打御魂
为的就是给酒吞一块暴击御魂
每次都打勋章多的结界
只为换一枚黑蛋
7.
慢慢的
酒吞技能满了
御魂都是暴击15+
但他从来不在意茨木花了多少心思在他身上
总是恶语相加
讽刺茨木失了鬼将的风范,却来给别人做保姆
8.
而茨木啊
就那么受着
努力维护着他和酒吞所谓的情谊
毕竟
那内心龌龊的思想
时时刻刻侵蚀着茨木
9.
可是啊
有一天
茨木不想追了
10.
不是不爱
只是觉得疲惫
追着一个永远追逐不到的身影
没有回应,太累
与其等着酒吞一次次的赶走
还不如自己识时务
11.
于是茨木找到了阿爸
12.
“阿爸,我想出去到处走走,不知何时回来…御魂我放在这里了,等回来给新妹妹妖刀姬吧。”
“那茨宝你还回来吗?”
撒……不知道啊阿爸
13.
把新皮肤脱下来放到房间里
换上了初始皮
紧握的手里
是从阿爸那里偷来的神龛钥匙
那么
最后一件事
14.
茨木跟随着酒吞的妖气来到后院
酒吞正半卧在树下睡觉
茨木努力的隐藏着自己的妖气
把鬼手幻化成人类的手
把小拇指悄悄的伸过去
轻轻的碰了一下酒吞身侧的手
15.
茨木很快的抽回了手
抓了抓自己毛躁的头发
又想了想
用妖气凝成一枚小球
放到酒吞旁边
那么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吾友